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天下溪项目首页 >> 天下讲坛 >> 民间行动 >> 阿拉善生态保护的共赢发展----铁木日乌德嘎查项目

阿拉善生态保护的共赢发展----铁木日乌德嘎查项目

2010-07-15 18:31:52  作者: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0  文字大小:【】【】【

              主讲邓仪
              时间:2009年3月14日(星期六)下午2:00—4:00
              地点:五道口社区服务站
              资料下载:
              ·讲座录音整理(doc文件,60KB) 
              ·讲者PPT(7.81M)
         
 主讲人简介
  邓仪(男):社会实践者,自1982年开始从事生态保护,曾经从单一的对自然的关注,转为关注人的生存发展与自然的和谐。1990年开始在中国大陆率先尝试了首个保护与发展的项目既是被国际上称为“草海模式”的主要促进者。自此在中国很多省份执行过社区发展、环境教育、NGO能力培训、发展项目评估、国际跨国公司的社会责任等10多个国际、国内组织的项目,也推动过大陆农民的农民自组织协会的建立,并得到社会的认同。自2004年参与筹建了大陆首个有企业家组成的生态保护组织,并通过“内生式发展”的方式,有效的促进项目区域的环境改善,环境的变化稳定和激励了企业家群体更多的参与,为中国大陆本土NGO的建设和成长提供了有益的探索。

    

    内容简介

阿拉善SEE生态协会(SEE)成立于2004年6月5日,是由中国近百名知名企业家出资成立的环境保护组织。SEE是会员制的非政府组织(NGO),同时也是公益性质的环保机构,奉行非赢利性原则。

       SEE以推动人与自然的可持续发展为愿景,遵循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三者统一的价值观。SEE的宗旨是以阿拉善地区为起点,通过社区综合发展的方式解决荒漠化问题,同时推动中国企业家承担更多的环境责任和社会责任,推动企业的环保与可持续发展建设。本次讲座会围绕在此开展的铁木日乌德嘎查项目为例,与大家分享整个历程和变化,以及项目对自然、社会、经济的影响。

相关文章:可参阅(引自邓仪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dengyisee

感谢五道口社区服务站为天下讲坛提供场地支持。
 
邓仪的演讲(部分)
                                                           思考与选择
中国有一句俗话叫:为大在于细。今天我展示这个真实的故事。是想让不同视角、不同经历、不同价值取向的人。从故事里分享到他应该得到的东西。这个故事要说的是一个叫铁木日乌德嘎查(蒙语意译),它的汉语名字叫做“贺兰队”,它是紧邻贺兰山上的众多村庄之一。在这个村里发生了一系列的文化、生产、生活方式的变迁。
我们在这个村进行了一系列的项目,它到底意味着什么?我觉得是从几个方面去审视。在人类发展的整个历史中,全世界全国都面临着同样的冲突,一方面自然环境要得到保护,但同时人类要生存,而且向往着活得更好,于是站在不同利益群体的人们就形成对保护与发展不同理解,也导致保护与发展成为一个悖论。要保护还是要发展?它们表面表达的冲突、在行动和理论差异的对立,特别在非此即彼的文化习惯中,它就更容易体现。我们会看到很多网上、文章里都在讨论这个全球性的问题。或许这个项目能通过它的历程展示项目是如何从实践中,走出一条保护与发展共赢的道路的。第二个层面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案例,让更多的人去思考和理解在中国自然保护行动后面,对自古生存在该区域内的人们,形成了什么样的压力和不公平。通常森林保护、湿地保护、草场保护等行动中,我们通过真实的走进该区域,就会发现在保护自然的同时我们往往忽略到当地人的权利和利益。包括很多NGO的从业者和自然保护专业人士。例如80年代,我工作过的草海保护区,当时因为要保护湿地和鸟类。政府在很多科学家和职业人士的呼吁中,在那个出自办公室“抢救性保护方案”的引导下,强行把草海恢复成水面,成立保护区,进行保护湿地和鸟类保护。在整个保护行动中政府和“专家”习惯性地忽略了一件事——恢复水面的同时也就意味着淹没了当地人赖以生存的土地。而且在后面十多年的草海湿地保护过程中,当地农民还得交纳被湖水淹没土地的农业税。从这些经历走出来后,我开始思考,当这片环境得到了保护,更多的人得到了环境效益的时候,生活在那片环境里的人得到了什么?第三个层面想让大家理解,人民既要保护环境但同时还要活下去,那么他们的最终的收益和资源可持续利用之间是如何进行的,牧业地区的经济收益怎么和商业接轨?在这样的区域可持续发展过程中政府、农牧民、商业和NGO的关系如何?在具体的操作进程中不同的NGO团队会产生结果不同的行动和视角。前段时间刚好有一个全国的NGO年会。我去听了一下,很多NGO上来就说和政府的冲突。说的是热泪盈眶,说的是很勇敢,好像每一个都是英雄和勇士。但是当NGO进入一个区域的时候都要和政府成为斗争关系的话,那么我们NGO未来的前途在哪里?所以我期待大家都能在故事里找到答案经验和教训。
......
在行动中认知、成长
l.     从失败中学习
当时第一个政府、当地的专家和我们协会的各别企业家力推温棚,就是阳光大棚。在项目论证会上,从理论的数据和全部前提假设成立的推断中,的确温棚的同面积耗水量是普通大田漫灌的1/50,加上介绍中的“阳光产业”、“有机食品”是普通作物价格的20-30倍。还说要卖进奥运会,主要市场是面向北京、上海的精英阶层等等诸如此类的美好假设。于是我们第一个项目就和政府形成了一个合作项目。项目以提高生态移民的生活质量,保护迁居地地下水资源为目标,通过阳光温棚项目来实现。整个项目看上去非常的“和谐”,其中SEE出130万,政府同样配套150万,老百姓每户出几千一共是15万。有50个温棚给老百姓。当时我们去开了好几次会,开会的时候很多生态移民的代表都来了。每个人都很激动表达着他们需要温棚的意愿。经过讨论三方的钱成立了一个合作账户SEE生态协会兼出纳,政府派会计,农民选出4个代表来签字,从理论上就万无一失了。但是从温棚项目的进程中通过进入社区,与农牧民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后,我们才真正的了解到,事实上,温棚项目早已是政府的专用资金项目,也就是说这是一个不管SEE协会是否加入合作,政府都必须实施的项目。而当时老百姓之所以强烈的表达需要温棚,是因为他们早已从政府渠道得知SEE生态协会要来做温棚了。也就是说不管温棚对自己是否有实际意义,我都要去捡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随着社区工作的深入,我们取得了村民的信任,他们逐渐明白,其实SEE的项目要的是与环境保护之间的关系,这个条件下具体做什么他们是可以自行选择的。到这个时候,村民们抱怨着说出他们的实话:我们从来没种过大棚!种大棚容易得关节炎!其它一些地方的温棚蔬菜根本卖不出去等等。此时,我们自己才切实的感受到,温棚是精细农业,对于在目前状况下的生态移民,他们的种植技能和市场经验都是不可能达到项目建议书上所描述的那样理想化,即使他们能种植出合格的产品,能否卖得出去更是一大问题,项目建议只是一个假设的商业通道。这对我们来讲是一个巨大的教训!!当时我们整个团队都出了一身冷汗。后来因为温棚质量问题SEE就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撤出该项目。本着对公益、对公益资金的责任,不管与合作方的关系闹到多僵都要撤出来。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项目工作者才深入的了解到当地社区严重缺乏自组织能力、更没有公共资源,即使有着生产方式改善的想法,也欠缺生产经营管理和生产技能。
 
......更多内容请下载录音整理
 办公室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小关东里10号院 核工业地质研究院 东平房16-14
 电话:(8610)62352630/33 传真:(8610)62352630 邮箱:brooks.office@gmail.com
版权所有:北京天下溪咨询中心